我霸占了两个漂亮开放的护士女学生

          我在护士学校当教师,觉得这里的环境不错就在附近买了房子,特别不错的是,这里的女学生都是很漂亮的,90后非主流般的学生,爱打扮,都很性感,这个很吸引我,她们没有了80后的那种羞涩感,都很大胆。
  经过观察,我发现一个叫陈思遥的女生很靚丽,她身材高挑,皮肤白净,大眼睛里透出少女的稚气。平时她很放得开,和男同学在一起也无拘无束。我看中了她,就找机会单独接近她,关心她,帮助她。慢慢地她也经常会在课余时间找我请教一些课堂内外的问题,我每次都是很有耐心的给她讲解清楚,直到她满意为止。
  我真的喜欢上了这个女孩,陈思遥今年17岁,家在外地。原本她是一个比较单纯的女孩,从小学到初中的的学习成绩都很好。但由于她父母亲的关系不太好了,经常吵架,对她的关心也很少。后来在她上高中时父母就离了婚,她跟着母亲过。可不知什么原因,她高中没读完就离开了家,来到了我们这个专科学校就读。
  一个周末的晚上,晚自习轮到我值班。我悄悄来到陈思遥身边,叫她课后去一下办公室。下晚自习后,她来到了我的办公室,我热情地让她坐下,拿出一些点心,倒了一杯开水给她,说:“饿了吧,这么晚了,快吃点。”
  “老师……你……谢谢……”在家缺少温暖的她,忽然身边有这样一位大哥哥关心着,她喉咙有点哽咽,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我赶紧温和地对她说:“没关系,慢慢吃。叫你来也没什么事,课下我们就是朋友,随便聊聊。”她见我用这种平易近人的口气说话,就放松下来,点了点头,慢慢地吃着点心。

  就这样她一边吃着点心,一边和我聊着天,开始由她在学校的学习,生活方面转变到其他方面,我和她的关系逐渐自然,言辞也更亲密了。聊到开心处时我见好就收,及时停住了聊天,对她说:“今天我们就聊到这里,时间很晚了,你回宿舍去休息吧。”她听了后就站起身来,准备向我告辞,我接着说:“明天晚上你去我家吧,我们再好好聊聊。好吗?”她开始有些犹豫,没有立刻答应,但在我的软磨和诱惑下,她终于点了点头同意了。我很高兴得送她回到宿舍门口,看着她那窈窕的背影,我知道鱼儿要上钩了。

  第二天,我把家里仔细得收拾了一下。晚上,陈思遥如约而至。看的出来,她也精心修饰了一翻:上身是一件深红色绣花皱边短袖衫,挎着一个小红包,下身一条墨绿百褶裙,咖啡色半高跟皮鞋,一头浓密的褐色卷发披在肩头。她脸上没化妆,只是贴了翘翘的假睫毛,一副招人痛爱的邻家女孩形像。我心中大喜,赶紧招呼她坐下,同时递了一罐可乐给她。她坐在沙发上,两手抱着可乐,一时显得很拘束。我也拿了罐可乐,定了定神,坐在她身边,笑嘻嘻得问她:“思遥,是不是还有点害怕?”她点点头,还是两眼盯着可乐。

  “没事的,别害怕。”我笑了笑,亲切地对她说:“思遥,我叫你来,只是想和你谈谈心,知道吗?”这时她才抬起头来看着我,很诚恳地点了一下头。我接着说:“我知道,你的家境不太宽裕,能告诉我你妈一个月给你多少生活费?”
  “三百。”她轻轻地回答我。
  “那实在是太少了,三百块钱,光伙食费都够呛,你还要买学习用品和生活用品,这点钱根本不够你开支。这样吧,以后我每个月赞助你五百。”
  “不,不,老师,我哪能要你的钱。”她急忙说道。 

       “没关系的,这钱就算是老师借给你的,等你工作了以后再慢慢还。”说着我就从皮夹里拿出了一迭钱
递给她。思遥犹豫着没有接。“你放心,我这是无息贷款,什么时候有钱了什么时候再还。我们是好朋友,以后缺钱就来找我。”说完我把钱直接塞进了她的小包里,继续说道:“你平时很喜欢和男同学在一起玩。我知道,你已经长大了,身体也发育了,青春期的女孩子都会想着去接触男孩子,是不是这样?”我把语气放的很委婉,尽量不让她发觉我的企图。

  思遥沈思了一会儿,就慢慢地告诉了我一个关于她小时候的故事:“我爸妈离婚后,我就和妈住在一起。我们住在郊区的一套平房里。我比同龄人发育的早,10岁多的时候胸部就开始凸起了,后来晚上睡觉时,我躺在床上觉得下面那个地方痒痒的。于是我忍不住就用手去摸那里,摸着摸着就觉得特别的舒服。我还喜欢把被子紧紧地夹在大腿中间,使劲地磨,我还会把手指放进下面的洞里。

   记得我14岁那年的夏天,我在卫生间里洗澡的时候,总是隐隐约约感到有人在偷看。我吓坏了,可我胆小,又不敢说。那时候我妈工作特忙,晚上经常加班,根本没时间管我。上网、打游戏机、看碟片,特别是跟男孩在一起玩更来劲。记得我第一次跟男孩干那事是两年后的夏天,实际上也是被迫的。
躺在床上的少女
   “那天很热,妈不在家,晚上洗澡时就自摸了起来。正当我摸的兴奋的时候,卫生间的,门忽然被打开了。我吓得惊叫了一声,籽细一看,原来是我家附近的一个男孩,外号叫毛头。他技校刚毕业,我们经常在一起玩。毛头进来后紧盯着我看,我又害怕又兴奋,叫他赶快走。他不仅没走,反而威胁我,说看到我自慰了,如果不让他看我洗澡,就把我的丑事告诉别人。我傻眼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继续洗澡。毛头一边看,一边还用手摸我,那感觉怪怪的,一时间我的心都要蹦出来了。

  我迷迷糊糊洗完澡后,毛头还不走,说还要看我下面。他让我光着身子趴在桌上,把屁股翘起来,他蹲在我后面,把我的腿分开一边摸一边看。我当时全乱了套,不知道该如何对付他,只能像个木偶一样任由他摆布。后来他怎么把那东西塞进去,如何玩的,如何射的,我都记不起来了,只知道当时非常痛。我的第一次就这样糊里糊涂被干了。毛头走时,还威胁我,说要是我说出去了就杀了我。

  那几天我真的很害怕,没敢跟妈妈说,妈妈也没有察觉到。过了几天后毛头看没事,又来找我玩,我没
有理他,可我还是没能挡住他的纠缠,又让他干了一回。后来毛头还带别的男孩女孩和我一起玩。我受不了这种折磨,但又不敢得罪他们,所以高中没读完我就休了学,就离开了家,来到了我们现在的学校,变成现在这样了。”思遥内心的缺口一被打开,她就把经历过的事情详详细细地叙述给我听,说着说着,忍不住她眼泪就不由自主流了下来。看得出来,这个丫头是动了真感情,这个时候她的内心是最脆弱的,急需得到安慰和鼓励。通常情况下,这也是最容易上钩的时候。当时我的内心很矛盾,此时乘虚而入也确实有点卑鄙,可过了这村就没这店,过几天等她缓过劲来,她身边那么多男孩可就轮不到我了!

  这时的思遥泪眼婆娑,如梨花带雨般惹人心痛,我身不由己的拿面巾纸替她轻轻地擦去泪珠。她竟然就势趴到我肩膀上痛哭不止。我温柔地搂住她的娇躯,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就像哄小孩子不停地哄着她。慢慢地等到思遥哭够了,才小心翼翼地捧起她娇小的脸庞,仔细将这张漂亮的小脸擦干净。遥遥睁开她那湿漉漉的大眼睛,用一种期待的眼神看着我。那是一种伤心后急需抚慰的目光,我热血上涌,心跳加剧,内心激烈地斗争着,一双曾做过无数次手术的手居然抖动起来,四周静的能听到我俩的心跳声。 看看思遥那迷人的身体,一种欲望在我这个已婚男人的身上涌动。我情不自禁地来到思遥身边,对她说:“今天你别回宿舍去了,我们就睡在一起吧,我会对你负责任的。”说完,我顺势把她紧紧地搂住,吻住了她娇嫩的嘴唇。

  那晚我楼着思遥一起裸睡,她把背部紧贴在我胸口。由于做爱过分劳累,所以我睡的特别沈。也不知睡了多长时间,我开始做起了春梦。终于,尾椎传来一阵麻酥的感觉,我挺直身子,情不自禁得大喊出来,身子也随之强烈的抖动着。

      男人都有一个通病: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当我把思遥弄到手以后,心里的欲望也不断地膨胀起来,我开始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女生身上。有一次思遥告诉我,班上还有个女孩杨筱梅女生在暗恋我。我知道杨筱梅是个乖巧、害羞的女孩,她笑起来很甜,像一颗小巧的樱桃,一张清纯的东方美少女的圆脸可爱诱人,小巧别致的五官,皮肤嫩的流油。但她比思遥内向,整天静静的,不爱和人交往,跟我说话总是有点害羞,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动手。 

  一天早晨,杨筱梅没来上课,同学说她病了,而我当天没课,就偷偷溜出来到宿舍去看望她。宿舍看门的老太不在,正好省的麻烦。我轻轻敲敲门,听见杨筱梅说请进,我就推门进去。她还躺在床上,见我来了,要起来,我赶紧按住她,要她休息,一边关切地问她什么地方不舒服。杨筱梅的脸有点红了,支吾了半天才说是下面不舒服。我说要不要去看医生。杨筱梅说不想去看医生。我问她为什么呀?学校里就有卫生所,又近又方便。杨筱梅的脸更红了,吭哧了半天才说卫生所是个男医生,她不喜欢被陌生的男医生检查。

  我心里一动,就故意用一种轻描淡写的语气说:“那让老师我来检查可以吗?老师也是医生呀。”没想到杨筱梅竟然通红着脸点点头答应了。我大喜,就赶紧把她带到家里的小诊室。我并不急着去检查,而是先倒了杯茶给她,閑聊了会才详细询问她的病情。杨筱梅不敢正视我,红着小脸好半天才说出了病因:她的痛处有两处,一处在左胸部,另一处在小腹部,今天是小腹部痛的特别厉害才没去上课。

  我听她说完后心里就有数了。这不过是痛经而已,是少女在发育过程中常有的现像。可我没说出来,只是说要先检查检查才能决定是什么原因。我让筱梅先脱去上衣,为了让她自然点,我转过身去洗手。一阵轻轻的脱衣声后,我听到筱梅轻声说:“老师,我准备好了。”

  我转过身来,心跳一下子超过了两百。我看见筱梅的胸部非常优雅,皮肤是很少见的浅粉色,显的特别鲜嫩;乳房虽然还在发育中,但已经非常丰满了,就像刚开的花苞一样。我先认真的仔细查看了一遍,她的乳房里面有一块硬硬的包块,这是女孩特有的乳核,一切都显得十分正常。

  正规检察完了后,我就开始玩弄筱梅的乳房了。

  看着筱梅羞红了脸,我也有点不好意思了。我松开了手,清了清嗓子,正尔八经地说:“杨筱梅,老师给你检查过了,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你的胸部应该没问题的,乳房痛是每个女孩发育过程中都会有的,这很正常。记住以后不要穿太紧的胸罩,晚上睡觉胸罩一定要解开,平时多运动就没事了。”说完后,我又转过身,让筱梅脱掉裤子躺在诊疗床上。等我再次转过身来时,差点掉出口水来,这个傻丫头,竟然全裸着躺在诊疗床上!

        这是一具让男人垂涎欲滴的少女的裸体。
        我说:“甜甜,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你这里的痛不是什么毛病,只是痛经而以。痛经是很多女孩都会有的,原因很多,主要是下身部分毛细血管没有充分发育而堵塞造成的,大部分女孩长大之后,特别是结婚以后就会慢慢消失的。”

  “那是为什么?”甜甜不解地问。“原因很简单,女孩子经过性交以后,她下身的毛细血管就会充分舒展开来,这样的话疼痛就会减轻并慢慢消失的。”我回答她。
  “那我现在怎么办?可以治的好吗?”她还傻傻地继续问我。
  “对于痛经目前还没有特效药,大多只能临时镇痛而已。要想彻底治好,只有通过性交。筱梅,其实老师现在就想给你彻底治疗,你知道吗?”我的话十分露骨。筱梅好像恍然大悟,明白了我的意思,顿时娇羞无限,丽靨晕红。我把嘴贴近她耳边,轻轻地问:“你愿意我给你彻底治疗吗?”

  筱梅犹豫了一下,然后十分害羞的回答我:“愿意。”
 
  事后,我和筱梅一起洗澡,任由我一点点地洗净她的全身。我俩都很疲倦,相拥着竟然在浴缸里睡着了,直到洗澡水慢慢变凉才醒过来。 

  我知道筱梅是个胆小内向的女孩,虽然她和别的女孩一样对男孩充满了无限的神往,但她真正对男女性爱却知之甚少,不像思遥那样久经沙场。透过筱梅兴奋的表情和她的自述,我毫不怀疑这是她的第一次,虽然没见红,但我一点也不觉得遗憾。于是我就开始一点一点向她教授这方面的知识,从男女的身体构造、敏感部位,到各式各样的做爱姿势、方法,以及各人的喜好等等。

  那天下午我们就没下过床,互相把对方的肉体研究了无数遍,授课的中间我们又实战了一回,这次筱梅明显放开了,不再紧咬嘴唇,虽然她的叫床声并不淫荡,但足以让人忘魂。晚上我还是没有放她回宿舍,而是搂着她的光身子一觉到天亮。筱梅说她不习惯裸睡,坚持要穿上裤衩,我没答应,她也没再坚持,就拱在我怀里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