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勾搭上了未婚妻学校的高中校花

       本来想写长篇的,但是顾虑到这是我的真实故事,怕写的过多,被网友发现了那就不好了不但对我也对女老师造成很大的伤害。所以我会隐去美女校花的真实姓名以及高中的真实名字。
 
      星期五没什么事,正好未婚妻下午放假,我便开车到她们学校去接她,下午一起去电影院看《让子弹飞》。本来上个星期天就答应带她去看来的,正好赶上公司临时有点事,就给耽误了,于是连忙买好了电影票做出一副很殷切的姿态来请她……女人嘛,都是喜欢自己有点存在感的,而且现在两人刚定了婚,感情也处于蜜月期,有时候虽然也拌两句嘴,却反而更增进感情。

  未婚妻的名字很有意思,叫温柔……我们是通过家里安排的相亲认识的,我开始时因为名字而对她感兴趣,所以接受了一向排斥的相亲,而在看到她之后,第一眼就被这个气质柔弱,长相甜美的小女人吸引住了,费了一个多月的苦功才把她变成了自己的女朋友,之后两人感情急剧升温,不到半年便订了婚,婚期就在今年年底。

  她是本地一所重点高中的语文老师,是个毕业于北师大的高材生,据说下个学期开始要兼任重点班的班主任了。年纪轻轻的她如此能干再加上自身的美貌,理所当然的会成为整个学校男老师和男学生的梦中情人,而经常来学校找她的我也理所当然的成为了这个学校大部分雄性生物的眼中钉、肉中刺,而每次面对那些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时,我却有种不由自主的暗爽……说起来还真有种成就感,我自身条件只能说中等偏上,长得也是放在哪都不起眼的那种,气质勉强算得上斯文儒雅,身高一米七九只能算不矮也称不上高大威猛,工作是在一家中型公司做网络总监,月收入还没过万,车是国产车,房是分期付款……能打动她的,或许只是我那份真诚吧。

  我把车停在了校内停车场,前些天因为实在受不了每次去都费一番周折才能进校门,就托人介绍把她们学校管后勤的副校长叫出来一起吃了个饭按了个摩,又偷偷塞了点钱,换来一张临时出入证,当然虽然名义上是临时的,因为有了副校长的签字也变成了他任期内都会有效的了……给小柔发了个短信,就等在她所在的教学楼的楼下偏厅里了,之所以在这里等,因为这里可以吸烟,而且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外面操场上的可爱美少女,咳咳不对,是欣赏那些挥洒着汗水的青春的身影……

        这个时间她们刚刚开始上课,而这里的主要学科都是两课时的,所以我还得等上一个多小时,我正百无聊懒的吐着烟圈的时候,忽然身后穿来熟悉的甜甜的声音:「老公……」我回头一看,果然是我亲爱的小柔,她留着前两天刚做的日式披肩短发,额前是可爱的刘海,身上穿了一套很有教师感觉的连衣裙加开衫外套,修长的腿上穿着透明的水晶丝袜,足上的高跟鞋只是普通高度,却恰如其好的让她的身材得以最完美的展现,而这个我平时迷恋不已的身影此时却被我忽略了,吸引我目光的是她手上扶着的一个穿着学校夏季制服的女学生……

          这是怎样一张面孔啊!用精致这个我平时都吝惜用的词语来形容我都感觉不够用了,国色天香、倾国倾城可能说得就是这样一张脸吧……她的五官有着少女特有的稚嫩,又有着超出年龄的妩媚,皮肤细致而晶莹剔透,宛如上好的瓷器,一头长发自然的垂下,发质堪比飘柔广告中的女模特,身高和小柔差不多,身材略显轻柔却不瘦弱……而此时的她却显得有些虚弱,香汗从她的腮上滑落,留在精致的下颚上,本来应是白皙的皮肤也泛起桃粉色的潮红,那小模样看了让人心里一疼。

  我愣了有几秒才恢复镇定,这才老脸一红,恍然觉得在未婚妻面前这样看别的女性有多不堪,连忙找话题说:「小柔你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在上课吗,怎么下来了?这个女孩就是你说过的那个新转来的校花吧,长得真漂亮呵呵……」小柔不明显的白了我一样,表示了一下对我刚才表现的不满,我就喜欢她这种大而化之、善解人意的性格,从不在一些小事例如我多看了谁两眼,在她面前夸别的女人漂亮或者电脑里有美女照片之类的上面和我没完没了,每次都是稍稍娇嗔一番就完事了。

  「恩,这个就是我说的许菲同学,她上课时忽然感到不舒服,我正准备送她到医务室呢,就看见你了。“回头又对那那女生说:「许菲,这是我老公闫涛,你叫他闫哥就行。」那个叫许菲的女生对我点了点头,似乎有些怕生,又似乎难受的不想张嘴。

  「老公你帮送许菲同学去医务室吧,我有点扶不动了,而且这里到医务室还很远呢,我还得回去上课,本来应该是找男同学送她去的,可刚才一堆男同学都争着要来,她就不好意思了,非得让我送她……许菲,让你闫哥送你去行吗?」小柔的力气一直都很小,可能是从小就是乖乖女的原因吧。

  看许菲轻轻点了点头,小柔就把手里扶着的她交给我,一触摸到她娇柔的玉臂,我竟然激动的有点发抖,深呼吸了一下才平静下来,这时候小柔给了我一个「不要占人家便宜哦」的表情就上楼去了,而我扶着许菲一路走向医务室。

  我一只手拽着她的胳膊,一只手轻托着她的纤腰,隔着薄薄的校服衬衣,那温热而又柔软的触感让我一路上心猿意马,好不容易保持着小弟弟不至于把裤裆顶起来出丑走到了医务室,却发现医务室的老师不在,喊了几声也没人应声,只好先把许菲扶到医务室的床上躺着。

  这时许菲好像更难受了,身上的汗越来越多,渐渐浸透了本来布料还算厚实的校服衬衣,使她玲珑的上身格外的性感,晶莹柔润的小嘴里不断传出压抑不住的呢喃似的呻吟,身子不断的微微的颤抖着……我有些害怕了,这年头的独生子女都宝贝的很,要是在学校出事家里绝对不能善罢甘休,这样小柔一定会多上很多麻烦,而且看着这样一位可爱的女孩在我面前这么痛苦,我也不能坐视不理。

  「许菲同学,你还好吗,要不我送你到医院吧?」我试探性的问道。

  「我……不去。」只有三个字却很勉强的说出来,其间还夹杂着微微的呻吟。

  我没说话,但过了一会看见她仍是那痛苦的样子,知道现在不是满足小女孩任性的时候,再耽误下去没准会出大事,于是一手托后背,一手抄腿弯的把她从床上抱起,快速的向停车场走去。

  许菲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反应过来马上开始挣扎:「你……放开我……我不去……不去医院……」我一声不吭的抱着她飞速的走着,不理会她在我怀中的哭闹,幸亏她的体重很轻,挣扎得又很无力,而我因为平时的锻炼还算得上身强体壮,才能一直抱着她走到停车场,因为是上课时间,我走的又是非教学区的路线,才一路没被人发现,要不解释起来也是个麻烦。

  把她按在后座上,走到驾驶位上启动了车子,这时她还在哭闹,挣扎着要打开车门出去,我把车微微提速,大声吓唬她说:「别乱动,掉出去摔得你浑身蹭破皮!」果然女性爱美的天性让她不再打开车门跳出去的主意,而是小声抽泣着求我让她下车,她不想去医院。我没理会她,出了校门直奔最近的医院,但是她一直在后面央求,直到她说道「闫哥,求求你了,我真的不能去医院,去了医院我会想去死的」这句话的时候我才感觉事情不对,就把车速减下来,说:「你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我就不送你到医院,要是真有病,就算你不想去,我也不能放任你不管!」「呜呜……我真得不能说,但我发誓……我说的是真的,我的病不是病……不用去医院的……我以死去的外婆的名义发誓……我说的是真的,闫哥呜呜……我不骗你。」许菲夹杂着抽泣的细语变得让我的心格外的软,我也觉得这个小女孩不可能以诅咒死去的外婆做代价来满足自己的任性,就柔声说:「那你说怎么办,你现在的情况越来越糟了。」显然许菲也不知道该真么办,两人一下子静了下来,我也把车停在了路边,点上了一根烟,从观后镜看着她,欣赏着那份带着病态的林黛玉一样的美。
穿校服的高中女生
  「闫哥……」我把一支烟抽完的时候,许菲轻轻的叫道。

  「嗯?」我把烟头扔出窗外。
       「你……那个……能不能……」她的样子好像有点扭捏。

  「怎么?」我有点烦躁了,不明白她到底怎么了,这么漂亮的一个丫头,事儿怎么这么多呢。

  「能不能……能不能」她还是在那纠结着。

  「你说。」我深呼一口气,尽量不吓着她。

  「能不能带我……找个宾馆那个……躺一会。」说完这个,她一下子把小脸埋在了车座靠背上。

  我愣了,呆在哪里半天,才咽下了一口唾沫,有点结巴的问:「你,你说宾馆?」「嗯。」许菲的声音就像蚊子叫。

  「去那干嘛?」「就躺一会,我就好了,求你了……」许菲把脸从车座上抬起来转向我,泪汪汪的大眼睛里是让人不忍拒绝的哀求,她接着说:「我不想让人看见……我的样子」我实在是受不了她这小模样,只有叹了口气,把车停到附近一个小型宾馆,先去办好了手续,然后回车里把许菲扶出来,老板娘看到许菲的样子也是啧啧惊奇:「这小姑娘长得,跟小仙女似的,怎么?喝多了?」看向我那眼神里是强烈的对流氓的鄙视。

  我没心情去解释这让我倍感冤枉的误会,把许菲送到房间的床上关上门,才松了一口气似的坐在了椅子上给小柔发了个短信,告诉她我送许菲到医院了,一会回去接她,但没告诉她是哪个医院,这谎言说得我有点心虚,但是要是跟她说我带许菲到了宾馆,就算小柔再大度我也没法解释,更重要的是这涉及到许菲的隐私,我还是替她遮掩一下的好。

  其实按照我平时对小柔的态度,这种事应该把情况都告诉她的,但是……也许……许菲那动人的样子扰乱了我的决断吧。

  回头看向许菲的时候,发现她的情况貌似更糟了,浑身的衣服几乎被汗浸透了,白校服衬衣变成了半透明状,透出里面已成绯色的肌肤和那对已经颇具规模的淑乳外面包裹着的浅紫色胸罩,压抑的呻吟声开始有些连续起来,娇躯以细微的幅度扭动着……看到她这个样子,我的心仿佛被小手抓住一样,心疼的而同时又是一阵发痒……也许是感觉到了我的注视,许菲看向我,说道:「闫哥……你能不能……先回去」「不行!」我严厉的说,怎么能把她这样危险的情况扔在这里,这种不是很正规的宾馆难保不会有坏人,而她又是这样一副诱人而又任人宰割的模样。

  「你……在这,我……我不能……」她又开始扭捏了。

  「不能怎么?」我问。

  「……」她又不说话了,我真是没招了,总不能对她大刑伺候吧,唉……又过了几分钟,她的意识忽然貌似有些迷失了,手开始自身上抓来抓去,我吓了一跳,忙过去把她扶起来问:「你到底怎呢了?」她睁开眼看见我,那双迷人的眼睛里竟然饱含春意。「闫哥,我被人下了春药了,你……你和我做吧。」「什么?」我的脑子”嗡“的一下,不相信刚才自己听到的话。

  许菲一下子抱住了我,小脸贴在了我的胸口上,那湿热温软而又凹凸有致的身体接触一下子让我的某个部分坚硬的隐隐作痛。我开始不知所措起来,头脑中残留的理智告诉这样不行,却实在受不了那让人无法自拔的诱惑。

  「闫哥,我要你……爱我」胸口那发烫的小脸蹭来蹭去,细细的声音仿佛穿透了胸腔刺进了我的心,也撕碎了我最后一丝理智。

  我一下子疯狂起来,本来不知该放哪的手紧紧的抱住眼前的小可人儿,我的手把她的校服衬衣从裙子里拽出来。。。。。

  我这时不得不表现得像一个长辈,一边轻抚着她,一边安慰这她,说一些「不要难过、一切都是天注定」之类的骗小女孩的话,还发誓自己不会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是只属于两个人的小秘密,以后有什么事来找哥哥,一定会帮你之类的来哄她。

  过了一会我看她好了一些,才说:「时间过去这么久了,咱们赶紧冲一冲回去吧,不然一会肯定被怀疑了。」看她点了点头,就直接拽着她到了浴室,两人一起简单冲了下,我不忘提醒她要好好淘洗下面以免怀孕,期间我又大饱一番眼福,在理智强烈的坚持下才没再一次扑上去蹂躏那具迷人的肉体。

  洗完了后我开车送她回学校,打开手机才发现刚才静音的那段时间小柔来了好几个电话,连忙给她回电话解释刚才在医院忙没空接电话,现在都完事了才把许菲送回来。

  把许菲送到了学校,在她复杂的眼神下给了她一张名片,拍拍她的香肩说:

  「回去好好休息,有事联系我。」然后目送着她有些蹒跚的走向宿舍区。

  看这个情况,也许,以后会再有机会也说不准,我心里想…...

我的高中女友是小雯,我却上了她的同学 先来介绍一下小雯好了。她今年17岁,就读于市内一所还算不错的公立高中。小雯留着一头及肩长发,有双迷死人的大眼睛和可爱的虎牙;胸部虽然不大(只有B罩杯)但身材也称得...
为了有个好工作,老公把我推给了厂长 我和我的老公结婚多年,结婚之初我们很是甜蜜,我曾经幸福的以为我会一直这样幸福下去,却不料我的老公曾为了任务将我献给了他的厂长,而我为了他还曾陪过银行的行长,一个男...
发现老婆出轨,情夫居然对我使用美人计诱我出轨! 我跟妻子结婚将近九年,她是市属某医院干部病房的护士,整天伺候那帮离退休的老干部,天天被那帮老干部的子女围着,成天忙得是不亦乐乎。原本以为这种职业这份工作是最安稳最...
太没安全感了,我总担心大胸老婆被人潜规则! 最近老婆很不正常。老婆最近一段时间经常加班,我也能理解她的工作性质,她在乡镇政府上班,是个副科级党委委员,有很强的权利欲望,最近乡镇再搞机改,准备撤掉党委委员的这...
老婆被人干了,太可恶领导在家玩我老婆 我和老婆从高中到大学一直是同学,当我们大学毕业之后,我们就相约来到了南方某一大城市工作,就是因为这样的缘份才让我们走在了一起,就自然而然地想到了结婚,于是,我们就...
和姐姐的风流往事,那夜上了姐姐 我有一个姐姐娜娜比我大三岁,娜娜今年已经30了。坦白的讲,我姐姐并不算特别漂亮,但是她是一个舞蹈教练,身材非常的苗条,气质也不错,虽然姐姐的个子不高,大概163厘米左右...
婶子太漂亮了,我忍不住和婶子发生了关系! 我今年26岁,性欲极强的毛头小伙,我的婶子33岁,是我们这个城市的公务员,长得挺漂亮的,是远近闻名的小美人,因为比较注意保养,看起来也比较年轻,皮肤比较光滑。追求我婶子...
朋友妻不可欺,我却在酒后上了朋友的妻子 辉是我最好的朋友,从小一起长大,我们俩个从幼儿园到大学我们都是在一所学校,在大学我们住的是同一个宿舍,我们觉得这是上天给与我们的缘份,因而我们非常地珍惜彼此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