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前夜我却和伴娘在酒店做爱

      背着小婷经常和我上床的女人却是小珊,我并不爱她,只是享用了她,一时对女人的需要,需要她的肉体。小珊说的也对,我对她并没有柔情,那温柔也是制造的,企图制造一个虚假的幸福迷惑她。小婷就笑嘻嘻同我打闹,我被她的胸脯压住,从敞开的领口摸到她细滑的皮肤,捏到结结实实的乳房。她也不遮拦,就同我闹着玩,我们因此经常迟到。
 
       我站着都能睡着,为了准备明天的婚礼,我连合眼的机会都没有。我的未婚妻小婷坐在我旁边,晕晕乎乎,呵欠连天。我看她一脸的疲态,就要她回去休息。现在,酒店、花车、礼服等一切都备齐,万事俱备,只等结婚。
 
       “你也早点休息,别累坏了,明天的事情还多着呢!”小婷吻了我一下。我抱了抱她,说:“放心吧。”然后目送她离开,那一瞬间,我仿佛又回到了初恋时刻。那时,我们都还在上学,她早上总会叫我去上学。我常常是早晨刚睁开眼,小婷就扑倒在我身上。
坐在草坪上的伴娘
       我躺在床上,还没完全清醒过来。小婷就笑嘻嘻同我打闹,我被她的胸脯压住,从敞开的领口摸到她细滑的皮肤,捏到结结实实的乳房。她也不遮拦,就同我闹着玩,我们因此经常迟到。有时,我提起这些事,小婷总会为自己从前的不经世事的烂漫与天真脸红:“你真是个坏蛋,人家好心叫你上学,你却欺负我。”
 
       回忆到这里,我哑然失笑。然后站在镜子前面观察自己,那张脸已经不再幼稚。明天,我就要跟小婷在众人的见证下结为夫妻,
 
      我往后将成为一个标准的男人,要养家,要承担起支撑一个幸福家庭的责任。我忽然觉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结婚让我不安,可是究竟为什么不安,我却不知道原因。
 
       这样想着没过多久,我把自己埋在被子里,要睡过去了。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这么晚了,会是谁?”我心头泛起疑惑,打电话的不是别人,而是小婷的闺中密友,明天的婚礼伴娘小珊。提起小珊,我心中总会涌动出复杂的感觉,自从我偶然发现她青春骚动的秘密后,
 
       我们就建立了关系。这么多年来,我的爱情和性生活是分开的。思想正统保守的小婷,可以帮我做任何事情,却从来不愿为我献身。我之所以如此爱她,并选择和她结婚,就是看重了她这一点。
 
       “小珊,有事吗?”
 
       “我今晚很不开心,我想找一个人说话,一些纷乱的想法弄得我胃疼,很难受。”小珊温柔地说。
 
        “可是……”我几乎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几个小时后,我就要和小婷结婚了,而且你还是伴娘。”
 
      “我现在真的需要你,因为,你开朗,豁达,总能三言两语就把我最窝心的事化解开。”小珊含情脉脉地说着。
 
       “小珊,今晚真的不能……”
 
       “你不是说婚后也要对我忠诚的吗?现在没结婚你就成了这样!”小珊说着话锋突然一转,“我现在就是要考验你以前说的话算不算数!”
 
      听小珊说出这种话,我再也没有了睡意。
 
       二十分钟后,我们在酒吧见面了。小珊比我先到,她找了个靠窗口的座位,要了两杯红酒。我们什么都没有说,就那样一直的喝酒。喝着喝着,小珊突然失控了,爬在桌子哭起来。“我本来以为,我们的约定我能坚守。可是没想到,真正面临这一刻时。我却如此脆弱,
 
     我知道你不爱我,可是我却不甘心当伴娘把你送到另一个女人怀中。我做不到,做不到……”我抱住了她,
 
      安慰她说结了婚,我也不会不理她。她任何时候需要我,我都会去。或者是因为酒精的缘故,我感觉小珊慢慢放松下来。我们聊了很久,她终于想通了,明天我终于可以一身轻松地去结婚了。
 
      从酒吧出来,街上的凉风一吹我就觉得头晕目眩。“我们到酒店开个房间吧,今夜是我,明夜是她,我要抢先一步……”小珊醉薰薰地傻笑着说,有些凄惨。我很心痛,很心软,这个女孩,什么都不要,我需要她就来,我满足她就走,我欠她的太多了。
 
       从酒店出来,小珊把我送上出租车,隔着玻璃对我说:“告诉小婷,我今天不能参加婚礼了。”
 
       我无言。
 
      婚礼按照早就定好的程序按部就班地进行,我想着小珊,直到主婚人要我在大庭广众下向小婷求婚,我单膝跪地,对小婷说:“这一辈子,我只爱你一个人,请嫁给我吧!”那一瞬间,我突然心里难受无比。
 
      新婚之夜,我大醉,小婷服侍了我一夜。那一夜,我们什么都没有做。

老公插女儿真实的事,老公还说太爽了 13岁丫丫的童年没有快乐可言,因为从6岁开始,伴随她的只有猥亵、强奸、怀孕、引产、殴打这一切噩梦的制造者,不是别人,正是丫丫的亲生父亲秦迈(化名)。 终于,不堪忍受的丫...
和小我10岁的女孩在办公室做爱,海归都是互相满足需求 那是06年的年底,因为公司的管理上出现问题,所以我被推上了实际控制业务的岗位。但是国内畸形的管理方式又使得我的岗位始终没有得到正式行文的肯定, 说白了没有委任书,随时...
供应商做销售的女孩用年轻的身体回报我 我在武汉工作已整整10年了,从一个单位小职员逐渐也成长为一名项目经理,主管单位大多数的投资项目, 自然也因此认识了不少的供应商。紫芸便是其中之一,她是公司里负责华中片...
和已婚的少妇在她家茶几沙发上缠绵 当两唇紧贴时,我感觉到她从脸颊滑落到唇角的泪,用舌尖轻舔,与她的舌尖触碰,一股电流使我们感到颤抖,我要你快乐。我轻轻的说,紧紧的拥着她。 一切来得是那么的自然,她一...
和开放的女医生销魂的一夜,痛并快乐着 直到此刻,我都还有些不安。忐忑中虚掩的门被推开了。眼前是一个看上去很端庄的女人,个不高,还算有点漂亮,而且看着比较年轻。低着眉眼,脸微微有些红。她进来的 刹那,我心...
和陌生女网友一夜风流,最后竟成了我的嫂子 认识安安的那天我想我将永远难以忘记,就像是电视剧里的情节,充满了偶然。 那天,我正在单位上班,接到一个哥们的电话,说他妹妹新买了台电脑,让我去帮忙安装上网什么的。...
老公出差我受不了寂寞,频繁出轨找男人 我们都光着身子相拥睡在床上,这是一间标房,只有两张单人床,床很小,所以我们抱的很紧,他的半个身子其实是压在我的身上。现在,他的手很老实,没有在我的身上乱摸,只在我...
小姨子穿得太性感了,被我给强行上了很后悔 小姨子是好吃懒做型的女人,她离婚后,一直住在我家。在我家这段时日,主要帮做些家务,按时负责接送我家孩子,没事了她就出去打麻将。 她的性格外向些,对我并没太多的顾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