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我侄子骚聊了,被侄子狂上三天

         侄子比我小26岁。莫非我有潜在的儿子情结?可我跟儿子挺疏远,儿子跟我也不亲。难道正因为这个所以我格外喜欢年轻小伙子。但是最近侄子做的一系列的事情让我们原本亲密的关系变得有些尴尬。没想到一向看似老实的侄子却趁机与我聊骚,并整整上了我3天。
男女接吻
       我侄子22岁,是我亲侄子。我们两家儿离得远,来往不多,只有每年逢年过节串串门,送个点心匣子,喝杯茶,也就这样。每年我哥给我送一袋米,觉得我一个女人过日子不易,买大米吃力,我感谢他。其实我离婚5年以来,大白菜,换灯泡,什么事儿都自己扛,这其中的艰辛,只有自己知道。

       今年元旦,侄子他们全家忽然来我这儿,他长大了,变高了,大宽肩膀,模样英俊。我哥嫂跟我说,我侄子寒假上英语强化班,离他们家太远,离我这儿近,腿着走也得五分钟,说在我这儿住成不成?

        我说住呗,你们都来住才好呢。他们走了,留下一兜子苹果、一兜橙子、六条平鱼,还一半大小子。平鱼散发着腥气,鱼腥填满每一立方厘米。
寂寞的少妇

       现在孩子长得真好。我在他这岁数要啥没啥。你看看现在的孩子,可能吃好的忒多。5年了,我一人。家里只有一张床,双人的,是离婚以后买的。老床折旧卖了,太多伤心故事。当初买这双人床的时候还怕人说闲话,后来想开了,我该在乎谁?我这儿一年到头撑死了来几拨串门的?万一我要是找着合适的呢?带回来挤一小窄床?苦谁不能苦自己,穷谁不能穷教育。

  送别哥哥嫂子之后天还没黑,侄子他就问:「姑,我睡哪儿?」我说睡床呗睡哪儿,你就跟我睡。他瞅瞅我瞅瞅床,眼神怪怪的。我也打起鼓。他在我眼里永远是孩子,可现在他已经比我高出一头。

       彻底黑了,也熬困了。第二天我得上班他得上学。我叫他先去洗,他叫我先洗。洗就洗。我脱掉毛衣,进了卫生间,脱了套头衫搭钩子上,回头瞅瞅门。一人5年,五年安静过自己的生活,洗澡撒尿没关过门,没必要嘛,给谁关外头?可现在不一样,一男的就在我浴室门口儿转磨,这点形象还是要的。
 
      我当姑姑的,洗澡不关门,不合适;关吧,又疏远了。我这是防谁呢?摆明防他。他那么可怕么本来没事儿,我这儿喀啦一拉门儿,等于暗示他:这儿一女的啊,记住喽,你是男的。本来无一物,强化惹尘埃。等裤衩儿脱了,浑身光溜溜,我实在没勇气再敞着浴室门了。我尽量不出声儿地拉上一半儿门。

       拧开花洒,温水喷淋。我哥嫂明知道我这儿就一张床,还把我侄子送过来,是真天真?还是考验我?还是心照不宣给我送个杀痒大礼包?越想奶头儿越硬,越想下边越热,恨不能手指头伸进去通一通。忍啊忍,我还是忍住了。浴室门毕竟没拉严。我一大半的心思都盯着门口、悬在门外。这想法儿让我脸蛋儿焦红,我居然这么淫荡,对我亲侄子想入非非?就这样,心扑通扑通,他一直没进来,我澡也没冲好。八成儿他比我难熬。
 
     
电视哗哗开着,客厅没人。我裹着浴袍光着脚走进卧室,还是空的。走进厨房,也是空的。邪门儿啦。啥情况?忽然窗帘一动,一人闪出,满脸通红,是我侄子。我想起,阳台通浴室窗。我刚才冲澡他都看见了。我正想发作,他噌一下蹿过来给我抱住,他胳膊钳着我所有的肉,强悍有力。我还没挣开,他的嘴已经亲上我的嘴,我喊出的话全被他嘬进了肺。

       我闻他身上好像总是飘出平鱼的腥气,挺硬那种腥,贼腥。我对气味天生敏感,加上这些年一人过惯了,过独了,刁了,不能容人了。我使劲儿推他,他不松口儿。我玩儿命跺他脚,他不放我。我再推他,忽然感觉下面被他一把兜住,我浑身的力气一下都被泄掉了。他的手指不停地摩擦我的下体,当时我就懵了。我心理防线本来就弱,他这么一弄,我归零,心理防线全线垮塌,全投降,全敞开,然后就是很久没享受过的快感。我很冲动。我出格了!我知道每个游戏都有规则,我违背了游戏规则,可我此刻特舒服,太舒坦了,我不想停。
 
    
黑暗里,我知道我的脸被捧住,那双手强有力,呼吸带鱼腥。我知道我被草得快死,奶子狂飞,跟白痴似的。我知道我的宫颈口被他滚烫的小鸡鸡冲撞着,快感越来越密集地冲撞我的丘脑。我知道我已经好多年好多年没享受过这种快活了。
 
     
 侄子如烈马大展宏图,在我身上撒欢儿。我应该推开他,立刻推开他,无条件推开他,可我浑身软绵绵,都快化了;胳膊倒有把劲儿,却搂着烈马脖子,死死钳住。我舍不得清醒、舍不得让他停。他完全是报复性地在我肉里发泄,顶撞,征服,弄得我生疼,感觉他对女人有仇,不共戴天。我还是舍不得睁开眼睛。所有的罪孽都来吧,来吃我吧,吃吧,孩子,管够。在狂笑中痉挛,在痉挛中高潮,高潮中下头一热,我潮喷了。
        潮头过去,我浑身没劲儿,劲儿全被烈马卸掉。多年前跟前夫苦苦博弈,最后完败,我以为我的心早死了,热情已被耗尽。没想到我又活过来了。我从心里感谢我侄子,这个年轻男人,他给了我新生。我涌起一股激情,想为他做任何事儿,满足他、留住他,让他开心,让他永远属于我。

       他插了一会儿就拔出去,给我换一姿势,继续调情调戏,等我实在受不了,他才进来,狠狠给我杀痒。一直到听见也不知谁肚子叫,才意识到都饿了。一瞅,已经后半夜。我下床洗手,去弄吃的,精力充沛,走路噔噔的,眼睛发亮,不困。在饭桌上侄子说我面色红润,如婴儿般。我得意半天,说都是他给我滋润的。我怕他累着,我已经开始盘算明天下班路上去买一只三黄鸡回来给他好好补补。
 
      忽然感觉有东西进我阴道里了,是他手指头,在里头狠命鼓捣,像挖宝。倒挺好受的,不同的快乐奇特混合,绞在一起,把我弄死。我缩着脚趾缩着腰,又高潮了一回。他让我无数次高潮无数次美,他给了我一辈子都没体验过的快活
我问他:「你嫌不嫌我老?」
他说:「你不老啊。我还就爱搞三十来岁的娘们。」
「为什麽啊?」
「骚哇。三十多岁的那是真骚,三十如儿狼,四十如虎。」
「告诉我实话,你糟蹋过多少阿姨?」
「没多少,也就三十来个吧。什麽叫糟蹋呀?我这叫助人为乐,替天行道。」说完又扑上来跟我战斗。
       忽然想哭。这些年我过得太苦了。我太委屈我自己了。什么都我一个人,我太难了。我不是开放型的女人,特别想的时候也有,一般就是每月倒霉之前那几天,生理的需要靠自慰解决。弄,谁都会,杀痒的法儿谁都有,问题是,孤独是绝症,它这没治。现在,为对抗孤独,我抱紧他,也让他抱;亲他,也让他亲,让他进,让他顶,让他使劲填充我,填满我,塞严空虚,好像这样儿我就不孤独了。

        吃过早饭,他跟我说想接着干、不想上课。我说不去就不去,但是不能再弄了,必须睡觉。身子要紧,这么干谁受得了?他趴我身上鼓捣了一会儿,趴下头不动了。我一瞅,着了。我也困,可我得上班。想起昨天夜里,我下头又痒痒了。我彻底疯了。一女人,都这岁数了,被搞了一宿,居然就能痴獃到这程度。

        他真没上课去,我进门的时候他刚起床。我定定神儿,觉得邻居瞅不出来,应该也没闻出来。洗洗手,煲上鸡,洗菜。他过来蹭我,摸我,我板着脸装没事儿人,闷头做饭。他手伸进我衣服,贴着肉抠我。我说:「姑姑错了。咱别这样儿。」他跟没听见似的,嘴唇身子手脚全贴上来,十足的章鱼,你根本做不了饭。奶头被他捻硬,下头被他鼓捣出水了,心长草了,装不下去了。放下菜,转身拉他上了床。那天的三黄鸡差点儿糊了锅。

        我彻底被魇住了,鬼上了身,我被附了体,心甘情愿沉沦变态,失掉理智判断,醒不过来,走不出来。第二天他上课去了,临走在我身上腻不够,非逼我答应他晚上接着弄,不答应不走。我心里热乎乎,幸福。我喜欢被人需要、被人迷恋,喜欢有人跟我耍赖。母性被激发出来,往外流,比奶浓。
 
       我下班回家,做好饭,听见敲门了,他回来了。我乐着蹦着颠着去开门,笑容呱叽僵住——他和一姑娘,拉着手进的屋,跟我说,「这是我们班的。」我从头凉到脚。我被玩儿得晕晕的,以为他对我真有感情了,没想到他跟我压根儿就是去火,就纯发泄。我忽然觉得他挺邪恶的,年纪轻轻怎么这么坏?

       我好吃好喝招待他们俩,还陪着笑,故作轻松,偶尔出戏,觉得这一切都不是真的。我侄子是一恶魔,吃完就搂着那姑娘进了我的卧室,不关门,直接开练。我百抓挠心,脸上发烧,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他们那淫声秽语像针往我心上,不听不行啊,这独单拢共就这么大,我往哪儿躲呀我?

       在我床上,在我刚享受到快乐的地方,在我的地盘折腾,他们用的什么姿势?那女孩能比我强么?我没瞅出她哪儿比我好呀。我侄子精神头儿够棒的,他就不累么?自打他来我这儿,他就一直在战斗,他简直超人呀。冷不丁地,那姑娘蹿出来,尖叫着,光着身子跑来跑去,他追出来,把那姑娘按在地砖上。俩人跟疯子似的折腾,一点儿羞耻感没有,整个原始人。当然了,我还不如他们,我算什么?背德姑姑,禽兽不如。我跟全世界宣了战,我干的事儿被全世界唾骂。

        送走那姑娘,我跟我侄子说:「她挺好的。姑瞅你们交往姑特开心。」他不搭理我,一边唱着「说天亲、天可不算亲」,一边进卫生间打开水冲澡。我跟进卫生间,给他搓背,帮他洗干净。他的鸡巴一直立着,不倒。洗完出来我说你刚才没射呀?你怎么打算?他趴床上不动了。我下头难受死了。拉着他手,把他手指塞进我下边。他不动。装睡还是真累了?没劲。我躺他旁边,迷迷糊糊也睡过去了。
   
     寒假结束,他要回家了。我上赶着给准备了好多好吃的,大包小包。我以为他得跟我依依不舍,得抱着我亲我,出门儿又回来,出门儿又回来,结果他拎上包儿就走,头也没回,连「再见」都没说。我干了啥呀?我造了一孽。
 
        大侄子走了。空荡荡的屋子里只剩下我一人。我从厨走进卧、从卧走到厅。我走路轻飘飘,心情奇差,像做一大梦,像得一场大病。我后悔。后悔没用。事儿已经出了。我担心,怕他说出去。怕也没用。他是一混蛋。

       我想他,想得不行。他在干啥?准在想我。
       我想上我哥家瞅瞅他,瞅一眼都行。我穿上外衣,走到门口,拿起钥匙,又慢慢放下。
       我不能去。我是谁?我是他姑。我上他家干啥去?打扰他?我不能。再苦我也得咬牙忍。
       我拼命忍啊。这是纯粹煎熬。姑姑去瞅瞅侄子,天经地义,怎么啦?我再次穿上外套。
      我还是去了。心跳。手脚冰凉。我哥家住平房,大杂院儿,院门儿朝东。胡同挺窄,过俩夏利费点儿劲。

       我站对面煤棚子,远远瞅着,不敢过去,又随时可能被发现。那晚我在那煤棚子里一直戳到晚上十点,也没见着他。他可能早睡了,或在外头疯。我实在盯不住了,摇摇晃晃回了家。洗了澡,上了床,盖被睡觉觉。

       其实人的所有烦恼,都来自于放不下。只要把东西放下,就一点儿烦恼都没了。我瞅野兽活挺好。当你比野兽还野、比坏人还坏,你就不受伤害。

我的高中女友是小雯,我却上了她的同学 先来介绍一下小雯好了。她今年17岁,就读于市内一所还算不错的公立高中。小雯留着一头及肩长发,有双迷死人的大眼睛和可爱的虎牙;胸部虽然不大(只有B罩杯)但身材也称得...
为了有个好工作,老公把我推给了厂长 我和我的老公结婚多年,结婚之初我们很是甜蜜,我曾经幸福的以为我会一直这样幸福下去,却不料我的老公曾为了任务将我献给了他的厂长,而我为了他还曾陪过银行的行长,一个男...
发现老婆出轨,情夫居然对我使用美人计诱我出轨! 我跟妻子结婚将近九年,她是市属某医院干部病房的护士,整天伺候那帮离退休的老干部,天天被那帮老干部的子女围着,成天忙得是不亦乐乎。原本以为这种职业这份工作是最安稳最...
太没安全感了,我总担心大胸老婆被人潜规则! 最近老婆很不正常。老婆最近一段时间经常加班,我也能理解她的工作性质,她在乡镇政府上班,是个副科级党委委员,有很强的权利欲望,最近乡镇再搞机改,准备撤掉党委委员的这...
老婆被人干了,太可恶领导在家玩我老婆 我和老婆从高中到大学一直是同学,当我们大学毕业之后,我们就相约来到了南方某一大城市工作,就是因为这样的缘份才让我们走在了一起,就自然而然地想到了结婚,于是,我们就...
老婆被XXOO,女人遭遇潜规则都是自愿的吗? 当我得知老婆被XXOO之后,我的心里久久难以平复,尽管妻子对我说她是被迫被潜规则的,但是这根刺在我的心里无法拔出,难道女人在面对被潜规则的时候都是自愿的吗?如果不愿意的...
和姐姐的风流往事,那夜上了姐姐 我有一个姐姐娜娜比我大三岁,娜娜今年已经30了。坦白的讲,我姐姐并不算特别漂亮,但是她是一个舞蹈教练,身材非常的苗条,气质也不错,虽然姐姐的个子不高,大概163厘米左右...
婶子太漂亮了,我忍不住和婶子发生了关系! 我今年26岁,性欲极强的毛头小伙,我的婶子33岁,是我们这个城市的公务员,长得挺漂亮的,是远近闻名的小美人,因为比较注意保养,看起来也比较年轻,皮肤比较光滑。追求我婶子...